Dirty,

生,

时间会给你我答案

和一朋友去吃饭,席间他女友表示去个厕所,朋友毫不犹豫放下刚要送口中的菜起身赶到她前头,拧开门,看样子是目送她消失在视线里才回身坐下,没一会其女友开门进来,朋友又放下筷子将其女朋友凳子拉出来,待她站好头也不回的坐下,可以看出来这不是一两天养成的习惯,我口上不说话,独自端起酒杯饮了一大口。饭局完毕,帮他们叫了台车,本来可以坐下三个人,借口有事向相反的方向走,转过头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从朋友起身开门的时候开始脑子里不停的出现我们一起出门的每个画面,想来每次总是先你一步到门前帮你掀门帘,偶尔会有几次没等你走出来就放下去导致直拍你面门。也会牵着手过每个路口,挡在你身前,总觉得如果出什么意外可以一把把你推开。走了不久,我也回到了住处,鞋也不脱的趴在床上,明知道手被压在下面,却没打算立刻抽出来,终于,手开始发麻,等我翻过身抬起胳膊感受,怎么也做不到让像它像搂着你睡着的时候被压发麻的那样,根本不是这个感觉,虽然早就知道,可还是每次睡前都要尝试一下。再翻身,准备去洗漱,晕头转向差点摔到地上,忽然想到那晚好笑又心疼的场景,起身笑个不停。于是,我脱了鞋退了衣服,趁这个每次和你谈起都能让你笑起来的画面还在起作用,可以睡得稍微安稳。

生活就是一片汪洋,而我们漂摇其上。风把我们吹到一起,一起追寻属于我们的岛。海浪翻滚,企图拍散我们,我却牵住你的手扬起了帆,向漫天雷电发起挑战。